爸爸,生日快乐。
一切都好。

写给其他CP的一点点文,把名字扣了,随意

Only worth living if somebody is loving you  -上-

          已经考完期末了,但是学校仍然以补课的理由把我们留在学校——像是过往两年一样。但是这次全班都默契得安静,穿着黑白校服的同学板着一张脸搬书进来,望向彼此的眼里,有着翻涌了两年已临沸腾的情绪——更多的是迷茫,然后无奈地笑了笑走到按贴在黑板上未来一年的座位表分配的座位上。...


国庆快乐

当时二十分钟写的开始,然后……就忘了证明我真的有写

真相是假

BGM:真相是假

Y视角

          语文课上老师的舌头还在磕磕绊绊地打结,在没有轮廓放泻的阳光里,神色不明。风像是被窗外的绿意说服了,像是劣质的油画凝在了窗框,背后开始冒虚汗,把夹在语文书里的卷子偷偷地放进抽屉,开始补觉——或许吧。身上的校服看着有些陌生了,周围一张张模糊的虚影,耳边连着头脑,昏昏沉沉。不舒服地向右边望去,就对上一双闪着期待的眼睛,然后是下意识地比心的手势——之后整个世界好像不那么摇晃了,阳光开始摇曳起来,才终于把人和影子分开来。...


好了。

©岸花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