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二十分钟写的开始,然后……就忘了证明我真的有写

真相是假

BGM:真相是假

Y视角

          语文课上老师的舌头还在磕磕绊绊地打结,在没有轮廓放泻的阳光里,神色不明。风像是被窗外的绿意说服了,像是劣质的油画凝在了窗框,背后开始冒虚汗,把夹在语文书里的卷子偷偷地放进抽屉,开始补觉——或许吧。身上的校服看着有些陌生了,周围一张张模糊的虚影,耳边连着头脑,昏昏沉沉。不舒服地向右边望去,就对上一双闪着期待的眼睛,然后是下意识地比心的手势——之后整个世界好像不那么摇晃了,阳光开始摇曳起来,才终于把人和影子分开来。

          ——手机上显示3点零一分。Y翻了个身,渐渐听见空调抽送空气的声音还有耳机里传来的不知道放了多久的歌。她眯着眼,想了一下婚纱的变动,该发送到的请帖,这样想着,未婚夫求婚的时候故作冷静却又颤抖着把戒指戴上她无名指的可爱的样子,连带着拥抱的体温便一下子在脑海闪过。手在床头柜试探地找遥控板,把温度调高几度。准备继续睡的时候,突然想起刚刚做的梦——初中的时候,吐字不清的语文老师,昏昏欲睡的同学。还有一个,是谁来着?想了十多秒,还是算了。

                        “我给你看那几年青春就像涂满劣质油彩的画”

          几栋教学楼中间有个正正方方的地理园,每次从宿舍回班的时候,午后艳烈的阳光便像是沸水一股脑倒进这个井底,晃得眼睛有那么一瞬间的失明。路上经常遇到同班的同学们,假装惊讶或亲热地打招呼,然后又各自去往同一个目的地。



评论(4)
©岸花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