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其他CP的一点点文,把名字扣了,随意

Only worth living if somebody is loving you  -上-

          已经考完期末了,但是学校仍然以补课的理由把我们留在学校——像是过往两年一样。但是这次全班都默契得安静,穿着黑白校服的同学板着一张脸搬书进来,望向彼此的眼里,有着翻涌了两年已临沸腾的情绪——更多的是迷茫,然后无奈地笑了笑走到按贴在黑板上未来一年的座位表分配的座位上。

          我瞥了一眼单子,便直接走到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耳边除了教室里桌椅摩擦地面发出的声音,还残留着耳机取下前慵懒中明艳的女声,然后,在七月初淡澈阳光半染,混着灰尘的空气中,一眼望过去是,扬起的暗绿色窗帘下,瘦削的背影,吹动的头发下,红色的耳机,还有红色的线顺着白色衬衣起伏——我觉得心里有一种莫名安慰带来,活过来的感觉——直到他转过头来

          清秀的侧脸,温柔带着锋利的轮廓,等到我彻底看清了他的脸,却又开始失望——不是,根本不是一种人。我的眼神散在了地上,再抬起头时,对上他一双清澈的双眼,或许里面还有些许风

          “(人名)?”声线里有平淡的疑问,我把书放在桌上,侧身坐下,半晌才回了一句:“恩,你是……”“(人名A)。”说着指了指黑板上的座位表,我顺着他的手看过去又转回来——是一双带着略笑意的眼睛,“才转来的。”然后又恢复了一脸清冷,周围桌椅移动,书本摞在桌上晃动了不齐的桌角,和渐起周围的窃窃私语,浮着莫名尴尬。

          “会打架吗?”突如其来的一句,让人觉得猝不及防,我愣了一下,明白他在缓解尴尬,从两个月前以来,第一次真正地笑了——

          “会。有问题?”什么鬼。

          “没什么。”好吧,又死了。

         班主任走进来的时候,没有像以前板着一张脸,刻板的眼镜下结着鲜少的无奈的担忧和的沉默。周围本就细碎的声音,渐渐尘归于土,大部分人都疲惫地看向老师。

         “同学们,接下来的一年是最艰苦的一年。这个晚自习我们不做什么,就当最后一次享受你们可以稍懈怠的时光,我不管别的班怎么样,今天晚上我们随便看点什么,然后回寝室早点睡了。我知道你们心里都有数了,没事,把书放下来,咱们不缺这个晚上。我看看电脑里有什么电影……”

          我对这个东西不感兴趣,下意识地皱着眉头,盯着桌子和抽屉上的字于是我看到了熟悉的字迹——"They say that the world is built for two "(人名C)的字迹。他的桌子啊,几乎是一瞬间,我就想起了两个月前他消失的前一天

         


评论(3)
热度(1)
©岸花狂。 | Powered by LOFTER